Skip to content

从唐骏开始说起

by Necho on July 18th, 2010

      今天,重温了一下唐骏的学历造假事件。对于此事件我大抵不需要做调查,即可能够得到八九不离十的猜测。因为类似的场景是如此的熟悉:指证造假的一方拿出许多的证据,证明造假方在许多事情上存在造假行为,并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媒体,网络,公开信甚至以法律的形式对造假者进行公开的指证;造假嫌疑者既不反驳也不默认,对指证者从不进行正面或公开的回应,顶多也是一些并不于此事件相干的人跳出来反说指证者在某些方面存在不实,并死死咬住一点,进而否认指证者的指证。从始至终,真正的造假嫌疑人始终不予回应,即便所有的网友,民意都要求造假嫌疑者站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者承认自己的错误时,他也会一直在幕后默不作声,静观其变。这种熟悉的情形,政府官员出现失职行为,需要向民众解释的时候出现过;重大冤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也曾见证过;国家政策受到严重质疑的时候,我们经历过;院士发生学术不端行为的时候,我们一样无可奈何过······等等此类情形不胜枚举,所有事情中,无一例外被指证者都选择了缄默,然后等待人们的忘却。通过唐骏的表现,我也更加确信了方舟子是打到七寸上了,只是力度不够。无怪乎,方舟子要呼吁继续给予唐骏舆论压力,来阻止此件事情像其他事情一样不了了之了。在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的结尾,方舟子也表达了一种非常悲观的预判,这件事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不了了之。等待被遗忘是一种惯常的手段,尽管拙劣,确如此有效。
       而此刻的唐骏,我想他正在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尽管他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依然在销售,他的打工皇帝之路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波折,但他也着实需要一点耐心和脸皮去应对社会的质疑了。在这样一个畸形的社会中,一个经理人的学历造假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说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在一个满是欺骗和谎言的社会中,我们要求一个职业经理人讲诚信,或者逼着他去讲诚信,都是不切实际的。这就如同我们容忍地沟油,容忍苏丹红,容忍二恶英,容忍各种化学添加剂,却执拗的认为牛奶生产企业不应该添加三聚氰胺一样幼稚。但我一点也不想同情他。唐骏一直是一个公众人物,甚至说是一个青年偶像,出书,访谈,讲座,他有着很多人不具有的名气和影响了,甚至于有很多人视之为偶像和人生导师,他的一举一动也许有人真的在复制着,并期待可以复制他的成功。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也注定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就想《无间道》中的经典台词,“出来混,总要还的”。对于一个那学历造假,还敢那学历招摇的人,他应该为他的大胆付出代价。2008年唐骏接受鲁豫有约访谈的时候,最后说人最害怕是被人盯上。我想他那时就对今天被揭露学历造假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相比唐骏,方舟子只是一个科普工作者,并一直在学术界进行打假(著名的新语丝网站即为该人创建,已经被墙很久了,很难想象一个学术打假的网站也能被墙)。曾经有许多学术圈的大佬被方舟子所揭露,唐骏只是其中一个偶尔撞上网的鱼儿罢了。对于方舟子先生,我素来十分的钦佩,作为一个个人,要向一些掌握资源和权利的学术大佬开战,确实需要太大的勇气和智慧。我本人初入学术圈,并未对学术圈的黑暗体会太深,但也足以使我震惊了。唐骏的学历造假,相比在学术圈内部那些事,其实已经算不得什么了,毕竟一个经理人的成功,学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对于学术圈内部,一个理应视诚信为生命的知识圈,却充斥着形形色色的造假。方舟子先生在学术圈的打假,树敌无数,然一个人终究无法改变整个圈子的大气候。我们习惯于称之为潜规则,我们已经习惯在这里混,糊口而已。这里就是这样,不遵守这个规则,就无法生存。而一句“为了生存”也就成为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了。
       一滩浑水中,有的鱼儿死,有的鱼儿欢。我们得先游的欢了,才能想办法去改变这个规则,先要生存,真是太致命的东西了。只是太多人游的欢了之后,就喜欢上那滩浑水了。

From → 社会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ote: X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this comment feed via RSS